您所在的位置:亚洲杯下注 > 农垦旅游 > 正文

夏日小镇故事汇之欧肯河的传说

来源:亚洲杯下注农垦报
编辑:张萌
字体大小:

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还没有欧肯河这条河流的时候,这里是一个很难让人生存下去的地方。严寒的冬季几乎要长达8个多月,而不到3个月的夏季,也并不是水草丰美,干旱、缺水严重,庄稼到了无法生长的地步,并且附近没有一条可供灌溉的河流。于是本就不多的当地人,都因为受不了严酷的自然环境和常年吃不饱饭的窘境,慢慢的都离去了,最后这里就只剩下了1户人家。

  这户人家姓洛,家里四世同堂,是一个一直生活在此地的古老家族。大家都认为这家人是疯了,都没法生存了,在这就是等死啊!这家人虽然没有什么学问,可是祖训、家规历代相传,让这个普通的农户总是与其他乡邻有着那么一点不同。据大家长洛老爷子说,他们的祖训第一条就是:祖祖辈辈都要留在此地,守护好这里的一草一木,不得背弃。

  据洛老爷子回忆说,他的父辈们也是逃难到此,在这里获得了生存的机会,也就从那一刻起,洛家就定下了守护这方土地的誓言。他记得小时候,这里四季分明、风调雨顺,居住在这里的人们,虽不富裕,但生活可以自给自足,邻里和睦,大家其乐融融。有一年,不知从何处来的一位商人到此,他看到这里的树木种类繁多,都是上好的木料,于是就在当地雇佣了几个壮劳力,给了很高的劳务费,开始了倒卖木材的勾当。几个月下来,壮劳力们赚了不少钱,他们一算,在商人这里干上一个月,收入要比种地多好几倍。于是当地人看到了赚钱的门路,越来越多的人为商人砍伐木头,仅仅十几年的光景,当地茂密的森林消失了,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里的天气开始变幻莫测。人们砍伐木头赚下的钱,也都在田地年年没收成的日子里,全都花光了。

  而这些年来,洛老先生和他的家人一直在本本分分地种着庄稼,多余的粮食都存了起来,年景不好的时候,也能维持着自家的生活。在村民全都走后的第一天,洛老先生召集了一家人开了家庭会议,并且下了一道命令:从今往后,全家人要在这里还债,要把村民们砍伐的树木全部给种回来。

  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树木砍伐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十几年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可既然洛家的大家长这样要求,全家人只能听从。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洛家的男丁全都开始栽树,妇女负责家中的田地,维持日常生活,四代人日复一日在这里坚守着。随着洛老先生的离世,洛家人依然在栽树。时光漫漫,在最后一位洛家人,忍受着孤寂清苦、直至离世的时光里,从前光秃秃的山丘,又变成了绿树成荫。

  这时,整个夏季都没有下过一滴雨的天空猛然间变了颜色,绵绵细雨纷纷落下,就好像妈妈的手,温柔地抚摸着这片被世间遗忘的角落。

 不知下了多久的雨,在最后这位洛家人的身边,出现了潺潺的小河,他倒下的地方,成为一方蝴蝶状的小岛,上边鸟语花香、绿树成荫。

  很久很久以后,牧民经常在此放牧,这条小河就是他们饮马的地方,也就是现在的欧肯河。

  老子《道德经》: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我想,正是洛家人世代的坚守,感动了上苍,上苍又赐予了这片土地最需要的河流。

 日期:2017/3/8 10:29:0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