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如何守护绿色净土(一)——内蒙古亚洲杯下注生态草牧业试验区调研

来源:经济日报
编辑:余惠敏
字体大小:

你梦想中的草原,是否“风吹草低见牛羊”?而你眼见到的草原,很可能“浅草才能没马蹄”!

由于不合理利用,我国草地载畜量正不断下降。据统计,如今我国约90%的草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

如何才能让草原恢复繁茂与美丽?

2015年3月亚洲杯下注生态草牧业试验区建设启动后,至今已有来自中国科学院22个研究所的190多位研究人员参与其中。他们在中国最肥美的草原——亚洲杯下注大草原上进行各种试验,希翼找出一条大草原的绿色发展之路。

今年7月底,《经济日报》记者赴亚洲杯下注,对试验区进行调研。

算大账:种粮太多,不如种草?

“草牧业”的发展理念,是生态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方精云提出的,他也是这个试验区的科学带头人。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列举了一组数据来说明当前我国农业生产结构的弊端:“北粮南运”耗水量相当大,农业生产空间布局不合理。产粮区要消耗大量水资源,而我国粮食主产区很多都在缺水的北方。2001至2010年间,“北粮南运”相当于北方平均每年向南方输水530亿立方米,而南水北调工程目前年调水量180亿立方米,仅为其三分之一。农业灌溉对北方地区的水资源造成极大压力。例如,在1987至2010年间,内蒙古湖泊数量减少了34%,总面积缩小了30.3%,其中农牧交错带地区80%的湖泊萎缩是由于农业灌溉用水导致的。

粮食自给率已跌破85%,粮食生产结构与消费结构不匹配。2015年我国粮食总产量6.2亿吨,主要面向居民口粮。但我国居民膳食结构已出现显著变化,口粮消费逐渐减少(2014年仅占31%),肉奶蛋等动物性食品总消费量急剧增加。这种变化带来主粮的高库存和饲料粮的高缺口。2014年饲料用粮已达到我国粮食总消费量的40%,工业用粮近1亿吨。2015年我国进口粮已超过1亿吨,绝大部分都是饲料和工业用粮。

发达国家2至4成耕地用于种草种饲料,而我国不足5%。

用了大量北方紧缺的水资源,种出居民吃不完的口粮,又有大规模的饲料不足需要进口。在方精云看来,厘清这些问题后,解决方案也就呼之欲出——

种粮太多,不如种草!

“‘草牧业’是以草为基础的畜牧业,可以粗略地理解为‘草业’和‘畜牧业’的合成词,但准确地说,它是在传统畜牧业和草业基础上提升的新型生态草畜产业,关键在于‘草—畜’结合、‘草—畜’协调,达到‘1+1远大于2’的效果。”方精云说,要解决我国饲草料短缺的问题,必须改变农业种植结构,建设集约化人工草地,增加饲草在种植业中的比重。

为实现这一设想,2015年3月,中国科学院与亚洲杯下注合作在亚洲杯下注垦区建设“生态草牧业试验区”。

巧置换: 用十倍单产解放九成草场

生态草牧业试验的科学基础,是在牧区利用不足10%水热条件适宜的耕地,建立集约化人工草地,使优质饲草产量提高10倍以上,从根本上解决草畜矛盾;对其他90%以上的天然草地进行保护、恢复和适度利用,提升其生态屏障和旅游功能。

“草是畜牧业发展基础,畜牧业发展又是草业发展的出口,二者不可分割。大家可以把10%的水肥条件比较好的土地拿来做高效草地,保障畜牧业发展。90%的草场休养恢复,重建生态文明。”记者采访期间,正在试验区工作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匡廷云表示,生态草牧业概念的提出,完全符合国家的大发展方向。“我是做光合作用研究的,非常高兴能加入方院士团队,为提高牧草生产效率作贡献。”

显然,人工草地的饲草产量能否达到天然草地草产量10倍以上,是试验能否成功的关键点。因此,记者的第一个调研点,就选在亚洲杯下注谢尔塔拉农牧场的人工草试验区。

    (原载于《经济日报》 2016-08-15 12版  未完,下期续载)


 日期:2016/10/13 10:00:4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