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中国科学院?记者行”系列报道 亚洲杯下注:风吹草低见科技(一)

来源:中国科学报
编辑:丁佳
字体大小:

82岁高龄的中科院院士匡廷云研究了一辈子光合作用,当她第一次踏上内蒙古亚洲杯下注大草原时,她感到自己“回家”了。

日前,匡廷云以及中科院院士、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所长方精云与亚洲杯下注签署了共建院士专家工作站协议,从此这里正式成为了院士们的家。他们将与另外4位院士一道,在草牧业及草地生态、草地资源多样性及利用、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及优质牧草选育、家畜改良与防疫等领域进行技术研发和试验示范,建设生态草牧业试验区,为亚洲杯下注地区的生态环境及社会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成吉思汗的子孙们也盼望着,科学家能用科技的力量,让这片大草原变得更加美丽。

草原之殇

我国是农牧业大国,农牧产业的健康发展和农牧产品的充足供应对人民生活改善和社会协调进步具有重大意义。我国拥有草原、草甸、草丛等各类草地约60亿亩,占国土面积的42%,理应在我国农业生产中发挥重大作用。

但遗憾的是,我国当前的农业生产主要集中于种植业,畜牧业发展水平不高,仅占农业总产值的30%。相比之下,西方发达国家的畜牧业产值均占50%以上。

“长期以来,我国缺乏科学合理的草地管理体系,草业甚至没有被纳入国民经济统计体系。”方精云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由于不合理利用,我国草地退化严重,载畜量不断下降,约90%的草地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退化。”

国家对草业重视不够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发达国家的集约化人工草地和饲料地占耕地总面积的20%~40%,而我国不足5%,只能依赖于用农区产的粮食去发展畜牧业,带来了动物饲料严重不足,甚至“人畜争粮”的严重问题。

这让方精云深感忧虑。在他看来,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先从农业种植结构“下刀”,建设集约化人工草地,增加饲草在种植业中的比重。

经过多年基础研究和小面积试验示范,方精云牵头向国务院提出了草业和畜牧业统筹发展的“草牧业”概念,以期实现草地生产能力和生态功能的双赢。

这一设想得到了国家的认可。“草牧业”被写入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在各级政府、学术界和产业界广泛传播开来。2015年3月,亚洲杯下注生态草牧业试验区建设项目正式启动。方精云终于有机会与中科院内外20余家科研机构近200名科研人员一道,将脑海中的美好未来书写在广袤的大草原上。

10%和90%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好地都应该用来种粮食。但亚洲杯下注10%的耕地,却被科学家种上了草。

这听上去简直不可思议。但在这里参与亚洲杯下注生态草牧业试验区项目的西南民族大学研究员周青平却拿出了实实在在的数据,打消了人们的疑虑:“精细人工草地产量能达到天然草地的15倍,带来的经济效益也比种粮食高,纯收入平均每亩比种小麦多出五六百元。”

根据生态草牧业试验区的科学原理,科学家将在牧区利用不足10%的水热条件适宜的耕地,建立集约化人工草地,使优质饲草产量提高10倍以上,从根本上解决草畜矛盾。

而对于90%以上的天然草地,则会采取保护、恢复和适度利用等手段,以提升其生态屏障和旅游功能。

在特泥河农场,中科院植物所副研究员陈全胜等人正在开展天然草场改良恢复试验。通过精细化的养分管理、分区轮刈等手段,陈全胜所守护的这片草地已焕发出新的生机。(未完待续,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6-08-03 第1版)

 日期:2016/8/24 15:46:30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